兽性总裁的小猎物

第477章 你还爱我吗

    151看书网 www.151kan.com最快更新兽性总裁的小猎物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去他妈的,他什么都不管了,他要亲吻她的女人,他想死她了。

    夏一涵咸涩的泪水静静的流淌,她就像一个即将要渴死的人啜饮清泉一样贪婪地与他纠缠。

    叶子墨越吻越烈,恨不得能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李和泰说她每时每刻不在想他,他何尝不是每时每刻都在想她呢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些属下偷偷拍下的夏一涵和李和泰在一起的照片,看着她笑,却是对别的男人笑,他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该死的雅惠公主,他真是厌恶的随时都想要把手伸向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假如这世界上只有他和他的女人两个人,他可以跟她一起去死,去殉情。

    可夏一涵有父母,他也有,他们都有那么多要珍惜的人,他完全不能冲动。

    叶子墨从小到大,从不受任何人限制和威胁,如今他为了夏一涵不得不低头,这对一向骄傲的他来说的确是非常痛苦。这个凡莱,国家虽然不大,到底也还是个国家,想要拿下夏一涵的命太轻松了。

    叶子墨紧紧的搂着夏一涵,亲吻她的时候,大手不停地揉着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她真瘦了,后背上的骨头都要凸出来了。

    小东西,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办?还不是时候,我还不能每天守着你,小叶正恒的事也没有解决。

    宋婉婷还在别墅里,就算雅惠公主的事解决了,你回来也不会高兴,你不是一直介意她在吗?

    这次他的确是只想要看看她的,想不到会让夏一涵听到他说话,看见他。

    他没想抱她,亲她,泄露她的感情。是这个小东西,对他影响力太大,把他最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都给瓦解了。

    他肆意蹂躏她软软的唇瓣,他舍不得放开,他想要一直这么亲下去。

    她也是,在梦里,他这样亲过她的,可是一醒来,什么都没有,到处都是冰冷的。

    夏一涵怕,怕这又是梦,她竭尽所能地回吻他,让他明白,她想他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热吻了多久,夏一涵忽然感觉叶子墨的手钻过披在她身上的他的外套,去寻找她裙子侧面的拉链。

    他要干什么?

    这可是在外面啊,就算没有人来,他也不该这样的啊。

    夏一涵像是惊醒了一般,一把推开他,脸早就因为和他的激吻变的通红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想他的,她也想再次成为他的女人,但怎么也不可能是在这里啊。

    叶子墨又搂住她的腰,手开始不安分起来,他的表情竟带着轻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叶子墨,你干什么?”夏一涵忙伸手想要挪开他的手,他却嘲讽地一笑,说:“你说干什么?你不是想要我抱你亲你吗?是不是还想我上你?那就在这里吧,我就在这里要你,这地方很刺激。”

    不,这不是叶子墨,这根本不是那个忍不住想要抱她的叶子墨。

    他是故意的!

    夏一涵咬了咬唇,用力甩开他的手,气呼呼地说:“你别这样!你假装想要羞辱我,我就会信你吗?”

    “假装?呵呵,你感觉不到我身体有反应了吗?”他依然邪笑着,大手伸向她裙子领口。

    他扯破过无数次她的裙子,这一次,他的表情却是最让她难受的。

    “叶子墨!你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忽然这样?你明明爱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爱!我爱你的身体,来吧,给我吧,我想你了。雅惠太肥了,我都腻了,我现在又想念你这种瘦弱的小美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手从她领口滑下,用力捏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疼!放开我!”

    叶子墨吸了一口气,又放开了她,冷淡地说:“知道疼就别来勾引我,以后别说什么让我抱你的话。男人就是这样,很容易被诱惑,哪怕没有爱情,对占有过的身体多少还是有点儿留恋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夏一涵皱着眉说:“你骗谁呢?没有爱情,你大老远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叶子墨,你爱我,你为什么不承认?我愿意等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!”他甩下这句话,大步离开,夏一涵跑着去追他,冰凉的风吹过来,她才想起他的外套还在地上,忙回头捡起来拿在手上又去追他。

    此时的叶子墨心里只有自责,他就不该吻她的,克制不住问她,现在才会对她的问话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就是该冷酷到底,让她明白他们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他不能让她无止境的等待,他想看到她像现在这样一天比一天高兴。

    夏一涵看着他坚定走开的背影,心里一点点明白了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叶子墨!”她在他身后呼唤,他无动于衷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不管做什么都是为我好,你哪怕在逼我,我也还是会等着你,我就是要等着你,我就是只爱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墨忽然停下脚步,转身面对她,急切地追他的夏一涵差点撞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冷肃地看着她,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让她仰视着她,他居高临下地问她:“你真要跟我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对,我再不要离开你,我要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宋婉婷会永远在我家里,我永远不让她走呢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就算她永远在,我也要和你在一起,我知道你不爱她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雅惠公主,她也会在,我不仅有宋婉婷的孩子,还有雅惠公主的孩子。你能跟我另外两个女人和两个孩子和平共处?永远不吃醋,永远不跟我闹矛盾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夏一涵迟疑了,她爱他,她可以容忍,可是她真的做不到永远不生气不闹矛盾。

    在乎一个人就会有占有欲,她会想独占他的,她知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能吧?就算你能做到,雅惠也容忍不了你的存在,她要求我不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听她的?我不是跟你说了,我宁愿死都不想要你受她控制。”

    夏一涵的下巴有些痛,他捏着她的力度大了些,他迫近她的脸,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死,你爸妈怎么办?以后再不要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。好了,也不要追着我了。我今天来见你,也是想要和你做个了断。这辈子,我看我们是没有缘分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叶子墨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他知道他一直这么推拒,她伤心的时候很可能会选择别人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能给她快乐,他宁愿看她去找别人,他不能一直这么霸着她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爱我吗?还爱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要问这种没有意义的话。”他回答的冷淡极了。

    她还能说什么?她不知道她还能说什么,她能说的都已经说了。

    他再次大步离开,夏一涵只能看着他,一步一步远离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苦涩,溢满心头,明明就是相爱的,为什么不能相守?

    难道她就这么看着他为她而来,又走了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那么强势,又那么不在乎,心里真能能那么云淡风轻吗?

    他在为她坚守,每天都在为她应付着雅惠公主,他能不累吗?

    夏一涵再次追上他,跑到他面前站下,仰头看着他,坚定地说:“我是做不到不为她们吃醋,我也做不到跟人分享我的男人,所以我会等着你。叶子墨,你记着,我爱你,我永远等着你。我相信总有一天,不会太远,你能解决得了雅惠公主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解决不了,她已经有我孩子了。”他皱眉打断夏一涵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孩子不是你的!”夏一涵这句话脱口而出,叶子墨明显一愣,转瞬表情又恢复了不耐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是谁的,不是我的孩子我会认吗?别太天真了,更不要乱说话!”叶子墨态度严肃,可是他一开始的愣神夏一涵已经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看来她猜的是对的,雅惠公主怀的真不是他的孩子,所以他不让她说,他是怕她受牵连吧?

    不想让他再担心她,她轻轻一笑,说:“好,我不说了,我只是想让你知道,我会一直关注你,等你。你对我的爱,我心里明白就好了。我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这回她主动转身,带着淡淡的笑意,她不难过了,没有什么比两个人相爱更幸福的事,她还有什么好难过的。

    就算不见他,她也会一直等他的,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,她的心里已经装不下任何别的人了。

    夏一涵在前面走,他的目光得以锁住小小的她。

    小东西,既然已经这么坚定了,你要等就等,我一定尽快处理好这些事的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再说话,回来时,他们看见李和泰在宾馆外面徘徊。

    叶子墨看得出,他是不放心夏一涵。

    “我们谈谈,你进去吧,谈完我就走了。”叶子墨先是对李和泰说,又转头对夏一涵交代了一声。

    走了,他还没走,她的心就已经变的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强忍着要夺眶而出的泪水,跟自己说,两情若是久长时,岂在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叶子墨和李和泰站在海边沉默了很久,李和泰问他:“你打算怎么做?雅惠公主的孩子真是你的?上次夏一涵说你可能偷梁换柱,我也觉得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叶子墨不回答他的话,沉默一会儿后,只是说:“好好照顾她,如果你能确定你对她确实是爱情,你追求她,我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李和泰听了他这话,真想揪住他领子揍他两拳,可惜他心里明白,他是为夏一涵才说出这么混账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反对,可惜她反对。你要真在乎她,就给我快点儿解决了雅惠公主的问题,实在搞不定,我来。”

    叶子墨摇摇头,说:“你照顾她吧,你来也不行。她现在怀孕了,对孩子很重视,不会接受你的色诱。再说,万一套住了,你也不好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贱女人!我就没见过她这么贱的女人!”李和泰咬牙切齿地说,他向来有风度,若不是气急了,他是绝对不肯这么说女人一句坏话的。

    叶子墨的表情倒是很平静,他拍了拍李和泰的肩膀,说:“今天谢谢你,拜托你了,好好照顾她。要注意她的安全,我暗地里也安排了几个人,以后那几个黑衣人也听你调遣。他们的功夫虽然好,也怕有疏漏的时候,我也不常在国内,麻烦你多关照她吧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在乎,他又何必这么殷勤的嘱咐,洒脱不羁的叶子墨,也有这样诚惶诚恐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在澳大利亚那次,是你的人吧?”李和泰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子墨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和泰笑了笑,说:“你比我厉害,我那时还真的很担心我的保镖力量不够呢。你做的很干脆!”

    他这样的夸赞,叶子墨完全没有露出一丝笑。

    他不觉得自己做的不错,他还没做到让他的女人每天无忧无虑,他就需要继续努力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叶子墨沉沉地说。

    “她想你,你就留下来,哪怕一夜。”李和泰留他,叶子墨心里当然想,没命的想,但他更明白,贪恋一时的温暖,只会让小东西以后的日子更难过。

    叶子墨走了,他的背影是那么落寞。

    哪怕是男人,他所能承担的也是有限的,李和泰看着他的背影,觉得他确实不容易。

    只希望他们的路越走越顺,放心吧,叶子墨,我李和泰不是小人,她对你不死心,我不会对她说出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我会帮你保护她,也是帮我自己保护她。

    李和泰陪夏一涵在小岛上度过了两天与世隔绝的日子,她总到和叶子墨拥抱过亲吻过的地方呆呆地站着,看着大海,想着叶子墨。

    他则静静地看着她,心里始终在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让她更高兴。

    两天以后他们回到东江,叶子墨和雅惠公主的新闻还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头版头条。

    夏一涵平静地坐在办公室里,平静地移动鼠标,点开新闻页面。

    是的,她平静了,她不再害怕看到叶子墨和雅惠公主的新闻,再亲热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他给她的吻,那样热情,那是他压抑不住的爆发。

    “雅惠公主摔倒,胎儿险些不保。”

    和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他们的新闻不是亲热而是出了险情。

    详细报道是:雅惠公主在和叶子墨巡视时突然发生意外,重重地摔倒在地,叶子墨脸色突变,看起来非常担心,并抱着她疾驰赶往医院。

    最终,胎儿保住了,幸好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夏一涵一遍一遍地读着这条新闻,还把当时的照片放大,她总觉得她的摔跤不会是意外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她跟叶子墨说了那些,他动手了?

    没有人告诉她答案,自从海上小岛匆匆见了一面,她又重新回到前段时间的生活。

    时间在她的期盼中悄悄滑过,一转眼,距离她和李和泰去澳大利亚已经过了四个月。

    新闻上雅惠公主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,叶子墨在国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,基本都是在凡莱陪着她。

    夏一涵总希望他能回来,哪怕他回来,他们不见面,至少他在东江,她会知道他呆在怎样的地方,想起他时,就不会没着没落的。

    将近春节的时候,她终于看到叶子墨要回国的报道。可惜不是他一个人,还有顶着大肚子的雅惠公主。

    她说,她很喜欢中国的春节,也要在这个时候正式拜访叶子墨的父母。

    接受采访时,她的表情不像是一个冷傲的公主,倒像是个温顺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夏一涵到底没忍住,轻轻的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想,她这么折腾,难过的不只是她,还有叶爸爸叶妈妈。

    然而再多人的难过也没有阻止得了雅惠公主来东江,她大模大样的在叶家别墅住下来,依然是和叶子墨出双入对。

    夏一涵已经平静许久的心因为这个消息又起了波澜,虽然她白天还是认认真真的工作,她的方案也得到了李和泰及公司的认可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她就会不自觉地想象着他们现在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她不能确定雅惠公主怀的孩子是不是叶子墨的,假如不是,她是幸运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呢?

    孩子要真是叶子墨的,就像叶子墨自己说的那样,他就有两个孩子了,她要做两个孩子的后妈?

    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想着只要能让她时时看到叶子墨,也许做再多孩子的后妈她也不在意了。偏偏她退到了这一步,也还是没有办法见他的面。

    雅惠公主到了叶家休息了两天后,打算第二天正式去拜见叶浩然一家。

    “你早些休息吧,明天可能会很累,我去处理一些公事。”叶子墨温和地对雅惠公主说。

    雅惠公主点点头,对他说:“吻吻我。”

    叶子墨走上前,吻了吻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雅惠公主对他只吻额头有些不满,她指了指自己嘴唇,叶子墨却一本正经地说:“别挑起火了,胎儿还很脆弱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已经到了四个月,可以有夫妻生活了。叶子墨,我想了。”雅惠公主魅惑地看着叶子墨,叶子墨的表情微微变了变,随后说:“好,我们晚上吧,我确实有些工作要做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151看书网 www.151kan.com最快更新兽性总裁的小猎物最新章节。